谈学术道德 – 发表偏倚

公告事项,期刊投稿

本文简述发表偏倚的现象和纠正措施。

根据中国科协近年的一项科技工作者状况问卷调查,大约一半科技工作者表示没有系统学习过科研道德和学术规范知识。多数高校没有开设科学素养课程。

前面谈了违反科研诚信的弄虚作假问题。发表偏倚谈的是学术公正性。偏倚是指偏心和不公正,使得科研工作丧失客观性,这也是违反学术道德的表现。在发表的文献中,成功证明科研假设的研究远比未能证明假设的研究更多,这就是发表偏倚。偏倚由两个原因产生,一个是利益冲突,另一个是认识片面。

由利益冲突导致偏倚的典型例子是医药行业普遍存在的喜欢发表阳性论文而隐瞒阴性结果的现象。

所谓阳性指的是临床实验具有显著疗效或预期安全性效果,而阴性指的是没有达到预期效应。如果将阳性和阴性的概念推广到所有学术研究领域,阳性指的就是达到预期功能,或影响因子与响应参数之间具有相关性;而阴性指的就是没有达到预期功能,或不具有相关性。由于科研人员无法获知没有被发表的阴性结果,导致大量资源浪费在已被证明失败的技术路径上。研究人员和学术期刊都应当无偏倚地积极传播阳性和阴性结果。科研课题资助企业喜欢发表阳性结果的原因是希望展示药物疗效,不希望报道花费巨资而无疗效的药物研究结果。科研人员喜欢发表阳性结果的原因是受到经济利益和资助企业意见影响,并且认为阳性结果报道的是成功的产品和科研实践,而阴性结果报道的是失败的产品和科研弯路,没有临床价值。

期刊喜欢“报喜不报忧”的原因是审稿人和编辑认为失败的科研活动的创新性不足,会降低期刊水平。这是由于认识片面导致偏倚的典型例子。报喜不报忧是一个普遍的社会现象,例如只喜欢宣传打胜仗,而不提打败仗;大肆宣扬最后成功的那1%的科研经历,而对前面的99%失败闭口不谈。有的科学家还说“如果我把所有的失败经历都发表一遍,那我的论文数量就不是200页,而是2万页”。大家都知道在爱迪生发明灯泡的过程中最后成功的那种灯泡,而科研人员和普通大众的不同点就在于科研人员特别关心前面失败的那些种灯泡,而普通大众则不关心。实际上,只要方法合理、数据正确,失败的科研经历也同样具有很强的创新性,因为它用新的发现证明了此路不通,避免别人继续在这个方向上浪费资源去探索。这些报道科研失败的论文其实极有发表价值和学术水平。产品成功还是失败,从来就不是创新性的唯一标准。很多高影响因子期刊大量刊登诸如医学阴性论文那样的“科研失败”,即着重报道“什么东西是不工作的”。学术期刊的责任就是客观报道全部科研探索发现,而不应该从主观上就所谓成功或失败挑三拣四。因此,必须在学术发表上避免对阴性结果的歧视和偏见。

在发表偏倚的问题上,除了对阳性和阴性结果的选择性歧视外,科研人员有时受到利益冲突影响而故意夸大现象和结论,刻意隐瞒不利结果,这也是一种常见的道德失范。过份夸大和刻意隐瞒,不仅是偏心和不客观中立,而且是弄虚作假。例如,在医药论文中的对比方法设计上故意倾向于放大疗效并人为削弱副作用。受到利益影响的发表偏倚可能会使读者过高评价药物疗效或过低评价副作用,从而造成医生对患者的不恰当治疗,甚至危及生命。为了使读者正确解读论文内容,避免发表偏倚给读者造成伤害,很多期刊要求作者、编辑和审稿人公开利益冲突。

学术独立和公正是科研诚信的基础。鼓励发表偏倚会加剧学术界的“报喜不报忧”现象,甚至助长造假。

中国有句古话,“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多听听科研失败的消息,发现失败的原因,能够加快成功的步伐。为了保证科研工作的公正性,学术界应当避免利益冲突干扰,鼓励发表阴性和失败的科研结果,完整记录所有科学发现,避免同行在错误或无效的方向上继续浪费资源而走弯路。至于说担心鼓励发表未实现预期目的的科学发现会导致大量灌水论文和新的学术不端,这种顾虑没有必要,因为论文创新性要求确保了科研意义必须足够重大、科研发现必须足够新颖。

Leave a Reply

Notify of

wpDiscuz